•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台湾电加工行业校长庆鸿机电王武雄

庆鸿机电王武雄

台湾电加工行业校长庆鸿机电王武雄

近三年销量成长都超过20%的放电加工机领域,被大陆专业机械双月刊誉为近十年来台湾机械制造业最大奇迹;庆鸿机电正是创造这项台湾第一的龙头企业,有台湾放电加工机校长尊称董事长王武雄有何领军之道?

2008年时台湾要将机械业变成下一个兆元产业!部长何美玥屡屡在公开场合宣示。因为去年产值达新台币 6000亿元的黑手产业不仅悄悄崛起,更让台湾晋升全球第四大工具机出口地区。

这块璞玉中藏着一个不被台湾注意,却让大陆专业机械双月刊电加工与模具赞叹为近十年来台湾机械制造业最大奇迹的领域,就是近三年销量都大幅成长超过20%的放电加工机。

台湾的放电加工机这形塑硬质材料模具必备的加工机,不但早已登上全球产量冠军宝座,预估今年还能维持一至二成以上的高成长。市占率超过四成的庆鸿机电正是创造这项台湾第一的龙头企业。庆鸿创立至今刚满三十年,除了始终稳坐业界龙头宝座,不曾亏损半毛钱,去年还被台湾媒体评选为三十一家最稳定的企业之一

五年来庆鸿的每股盈余平均5元、毛利率维持三成、复合成长率超过20%,负债比低于30%,小而美俨然是庆鸿的代名词。今年六十二岁的董事长王武雄是庆鸿机电幕后的推手,有台湾放电加工机校长尊称的他不仅一手培育出占台湾业界三分之一的同业,更年年投入千万预算深耕研发,让台湾的技术能与瑞士、日本并驾齐驱。

但是王校长自小家世、身体不仅样样不如人,还患有自闭症。幸好王武雄从读书中找到自己的优点与兴趣。功课好又寡言的他,从小被取了圣人的绰号。

庆鸿机电王武雄成功基因:天才+白癡

天才与白痴集一身就是我的特点;讲话总是温文的王武雄,一句话点出自己持有的成功基因。

做事始终专注的他在学生时代默默地练就一身机电的功夫。当兵时因为具有维修才能,深受长官器重,最后甚至免出操,退伍时更荣获陆军奖状。退伍后,王武雄顺利考入台湾松下,却因生性内向,始终不得重视。

默默工作了四年王武雄终于脱颖而出。因为当时松下开办第一次的台湾地区技术竞赛中,王武雄勇夺全国第一,成绩至今仍无人能破。日本总公司特别让他到日本见习,在接下来的六年岁月中他也一帆风顺地从基础技术员一路晋升到课长。

让王武雄毅然离开松下转换跑道的原因是因为他发觉放电加工机市场大有可为;有一次一家工厂的日制放电加工机故障,日本和台湾技师花了一年仍束手无策请他姑且一试,他追根究柢发觉只是一个价值5元的电阻出了问题,轻松解决了问题。

他发现市场的潜力便开始利用下班时间着手研究放电加工机。研究期间甚至因为做实验,做到租来的顶楼房间发生火灾,自己不仅灼伤住院一个多月还赔了十几万元;这让我更加珍惜研发的成果,坚定了我创业的决心;比着手上的疤痕,王武雄露出憨厚的笑容。

1975 年王武雄带着父亲支持的20万元资金,雇了一个员工谱出了台湾放电加工机产业乐章的序曲。尽管外在资源稀少,他却靠着在松下十年的宝贵经验从中悟出了技术领先、员工培养和经营管理的三大精髓:

一、研发技术,技惊龙头

八年前庆鸿推出放电加工机之外的另一主力线切割机,让台湾成为除瑞士、日本外,有能力量产线切割机的地区。 推出的第一年不但迅速攻克台湾九成市场,连日本人都大感意外;几乎所有的日本同业都来参观过;王武雄得意地说。

庆鸿的研发加更让工研院从老师变他的学生。过去庆鸿曾和工研院合力开发 PC-Based 控制器,开发出原型后庆鸿将原本十三片印刷电路板大幅简化到三片,让工研院钦佩地转而前来请益,也使台湾的放电加工机控制器多采用台湾货,成为向来采用进口控制器的台湾工具机业中的异数。

其实很多人只看到亮丽的外表;王武雄的长子现任庆鸿外销部副理王陈鸿说,为了这一刻他父亲从二十年前就年年投入上千万进行研发,直到十五年前才有型。我爸周末加班是家常便饭,连过年他都加班;王陈鸿回忆,他就是不服输,老爱说人家做得出来,我们没理由做不出来。

至今王武雄每年仍不惜砸下营收的2%以上进行研发,也规定员工每两年就要研发出新产品,在国际工具机展上展现。也因此目前不仅台湾业界无人能望其项背,而且所有研发奖项几乎都由庆鸿囊括,光台湾精品奖庆鸿就拿下十五座,还是台湾第一家同时荣获的盘石奖和小巨人奖的厂商。

二、掌握研究员,抓心

这些成就全来自充满艺术家性格研发人员,然而却也往往是最难掌控的人才。多年来同是研发出身的王武雄深谙要抓住技术人员的心,就要让他们信服的道理。

三十年来研发始终都是他在带头,很多问题到今天还是要他来抓;在庆鸿任职超过二十年的总管理处协理陈火旺观察,当研发人员花费一、二年毫无头绪时,王武雄便会介入指点方向,他的指导往往让研究员如醍醐灌顶般获得顿悟。

不能太早介入研发过程;王武雄从经验中发现,如果太早引导一会局限研发人员的创新想法,二来勇于试的研究人员的接受度也不高。

王武雄更有办法紧紧抓住新进人才的心。招募研发人员的面试,董事长几乎都会参加;研发部课长陈耀腾指出王武雄还鼓励年轻员工越级直接向他报告新想法;董事长希望新创意不要因为阶级而一层一层被过滤掉,要让新人有发表意见的机会,流动率自然减低。

三、利润中心制,挽留人才

三十年来能源危机、金融风暴击不倒我,最让我头痛的还是技术人的流失,;总能让技术人员信服的王武雄坦承,想阻挡员工创业并不容易。

创业载间因为放电加工机利润高,人才流失问题严重,任职二十四年的二厂厂长黄庆斌表示同时进厂的同事留下来的不多,不少人离职后另立门户。所以国际工具机展就像是同学会,会场上多是当年同事开的公司,老实说,他们跟老板的关系都还不错。

尽管绝大多数是良性竞争但花尽心力培养的人才决然离去,难免伤感,于是王武雄遍寻处方。偶然国外的客户建议他采取利润中心制:一来扩编管理阶层的位置,留住高层;二来分割部门,各部门盈亏自负,奖金自己决定。

十六年前起王武雄开始实施利润中心制,因此整整十二年未曾有过技术人才流失。王武雄甚至为了让员工能一圆创业梦想,热心地拨给想离职创业的老员工一笔资遣费创立公司,资金不足再由王武雄投资,于是陆续成立了舜鹏、鸿友、硕鸿等关系企业。

虽说是关系企业,董事长几乎是放手让员工独立运作;庆鸿关系企业的舜鹏科技厂长林少文表示,这制度给许多老员工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且目前舜鹏的产品内销比例开始减少,近20%都销给其它同业。

原本计划六十岁退休的王武雄,三年前因为一批员工自立门户,无法在两年前顺利交棒。这批员工与工研院的研究员合作创立了徕通科技,并成为庆鸿强劲的对手。但谈起王武雄,原是庆鸿研发人员的徕通负责人兼执行董事张瑞成还是感佩地说:现在业界有三成都是庆鸿出身的,可见王董培育人才不遗余力,但总是人各有志。

面对这群子弟兵王武雄除了放手不交恶外,还试图整合凝聚共识。王董会邀大家坐下来谈;徕通张瑞成表示除了谈产品价格外,主要还是希望技术不要扩散到大陆去。

绝招:打不过就加入

大陆的迅速崛起成为放电加工机业一大梦魇。五年前全世界的放电加工机制造厂全加起来比不上台湾的总和。今日大陆至少有四百家,远超过台湾的五十家。目前庆鸿有80%的产品都销往大陆;王武雄说很多台湾的工具机业厂商已经是没有大陆不行,真是又爱又恨。

另一方面新兴起的高速铣雕机,比起形雕用的CNC 放电加工机处理金属模具的速度快上三、五倍,尽管价位仍高,但不少业者已纷纷改用后者,已构成放电加工机业者的隐忧。 面对来势汹汹的两大威胁,个性圆融的王武雄只用一招--打不过就加入。

台湾如果只做生产,竞争力绝对比不上大陆;王武雄表示庆鸿在十四年前就在大陆设厂,尽管生产线至今仍未全开,但占有优势地理位置这项目标已达成,将来得以从容应变;而了解顾客需求的王武雄,早预见高速铣雕机的趋势,三年前就开始研发,今年开始试卖。

今年5月当选最接近全球工具机首都(台中)的研究中心-精密机械研究发展中心董事长的王武雄,除了配合达成台湾2008兆元产业计划外,身为校长的他最挂心的还是希望能藉此团结子弟兵,研发高速铣雕机,再创下一个台湾第一。

台湾电加工行业校长庆鸿机电王武雄友情链接:王武雄台湾慢走丝沙迪克慢走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