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产品分类导航
  • 台湾群基电火花机(Lead)
  • 台湾群基切削中心(Lead)
  • 轮胎模具电火花机(Lead)
  • 塞维斯伺服中走丝(Lead)
  • 台湾建德平面磨床(KENT)
  • 台湾建德龙门磨床(KENT)
  • 台湾建德炮塔铣床(KENT)
  • 台湾宇青平面磨床(SEEDTEC)
  • 台湾旭正炮塔铣床(TOP ONE)
  • 台湾百德加工中心(QUASER)
  • 日本沙迪克慢走丝(Sodick)
  • 日本沙迪克火花机(Sodick)
  • 台湾东台加工中心(Tongtai)
  • 台湾东台钻攻中心(Tongtai)
  • 东台卧式加工中心(Tongtai)
  • 东台五轴加工中心(Tongtai)
  • 站内搜索
日本沙迪克被侵害商标权案审判有结果

沙迪克被侵权案

日本沙迪克被侵害商标权案审判结果(沙迪克被侵权案

沙迪克株式会社与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8-03-22

相关公司: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苏12民初156

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住所地日本国横滨市都筑区。

法定代表人:金子雄二。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旻辉,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章上晓,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江苏省泰州市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

法定代表人:靳永高,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忠丽,江苏睿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娜,江苏睿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青岛市。

法定代表人:高其良。

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与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沙迪克泰州公司”)、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鑫方正公司”)侵害商标权、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111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的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旻辉、章上晓、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的特别授权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忠丽、周娜到庭参加诉讼,被告鑫方正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诉称:2000121日,原告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使用在第7类商品上的“沙迪克”商标,注册证号为第1356909号,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机床等。经续展,有效期至2020120日止。原告在取得上述商标所有权后,在生产及销售的相应商品上积极使用该商标标识,并在中国成立了多家以“沙迪克”作为字号的公司负责该商标产品的制造及销售,成为行业的龙头企业并获得多项荣誉证书,第1356909号“沙迪克”商标在中国已经具有很高的知名度。

原告在中国通过沙迪克机电(上海)有限公司向国内用户销售“沙迪克”品牌的系列电火花机,该火花机的生产商为原告的苏州沙迪克特种设备有限公司及沙迪克(厦门)有限公司。多年来,购买方所在地已遍及全国,其中主要销售地包括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所在地江苏省及被告鑫方正公司所在地山东省。

原告经调查,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官网和阿里巴巴网站上展示推销以及销售的线切割机床商品上使用了“沙迪克数控”或“沙迪克”标识,商品生产厂商标示为“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被告鑫方正公司在中国青岛国际金属加工技术设备展览会上展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生产的标有“沙迪克”标识的电火花数控线切割机床,并派发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制作的含有侵权信息的产品宣传册。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原告委托代理人对上述侵权行为进行了相关证据保全。

原告认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未经原告授权,在网络平台上推销其产品时突出使用“沙迪克数控”商标标识,并在纸质宣传册上直接突出使用“沙迪克”标识,其实际制造及销售的线切割机床产品上亦标有“沙迪克”注册商标,已侵犯了原告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鑫方正公司在未经原告授权的情况下,展出及推销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生产的标有“沙迪克”注册商标的线切割机床产品,且在展会上派发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含有侵权信息的产品宣传资料,其行为业已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此外,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将原告的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注册商标作为其企业字号进行使用,违背诚实信用的原则,误导公众,其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诉请判令:1.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包括停止在机床产品中使用“沙迪克”标志,停止在网络平台、纸质宣传册等信息载体上使用“沙迪克”标志;2.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企业名称中停止使用带有“沙迪克”字样的企业字号;3.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以及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支出,合计人民币300万元;4.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辩称:1.其系合法取得企业名称登记,主观上并无攀附原告注册商标商誉的故意;2.其在收到原告的起诉材料后已停止在其产品中使用“沙迪克”字样;3.原告要求被告赔偿300万元无事实依据。请求法庭在查明事实后依法裁决。

被告鑫方正公司未出庭应诉,亦未作书面答辩。本院视为其放弃包括答辩、举证和质证、辩论在内的民事诉讼权利。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以下证据:

1.1356909号“沙迪克”商标注册证及其核准续展证明,证明原告享有“沙迪克”商标专用权内容且该注册商标仍在有效期内,其核定使用范围为机床等;

2.媒体发布的关于原告产品知名度及原告参加各地展会的相关报导、原告在中国投资设立的5家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原告在中国的企业所获得的荣誉证书等,证明原告涉案商标的使用情况和知名度;

3.原告制作的产品宣传册及部分销售合同,证明原告在合同和宣传册上广泛使用“沙迪克”商标,用于识别商品来源,且根据原告提供的合同,原告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在苏州还设立有子公司,被告不可能不知道原告享有涉案商标专用权;

4.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2015)粤广广州第043429号公证书,证明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官网发布侵权产品的网络广告宣传信息;

5.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2015)粤广广州第059910号公证书,证明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发布侵权产品的网络广告宣传信息;

6.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2016)粤广南方第006574号、第006575号、第006576号公证书,证明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阿里巴巴网站发布侵权产品的网络广告宣传信息;

7.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2016)粤广广州第031029号公证书,证明原告在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阿里巴巴网店下单购买涉案侵权机床;

8.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公证处(2016)泰证经内字第84号公证书,证明原告在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处提取下单购买的涉案侵权机床并获得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出具的销售单据;

9.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公证处(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156号公证书,证明被告鑫方正公司在展会上展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生产的涉案侵权机床,其行为侵犯了原告“沙迪克”商标专用权。

10.律师费发票、公证费发票、翻译费发票、购买被控的侵权产品发票及相关的差旅费票据等,证明原告为制止被告侵权行为支出共计229400元。其中,包括律师费80000元、公证费11210元、侵权产品购买费28000元、翻译费1450元。

庭后,原告补充提交了下列证据:

1.苏州沙迪克特种设备有限公司、沙迪克(厦门)有限公司、沙迪克机电(上海)有限公司、上海沙迪克软件有限公司、沙迪克国际贸易(深圳)有限公司的企业工商登记信息,证明上述公司系原告在中国投资设立的控股公司,上述公司从事电火花机等机床产品的生产销售等;

2.相关费用的发票原件,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相关费用;

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对原告所举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辩称其所生产、销售的产品与原告享有的沙迪克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范围并不一致;对证据2中相关网站发布的有关涉案商标知名度及被告参加各种展会的报道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原告所提交的中国境内相关企业所获荣誉证书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原告与中国境内的五家企业之间的关系有待法庭的进一步核实;对证据3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对证据456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对证据78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9,鉴于其与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无关,故不予质证;对证据10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原告的收费依据不足,主张的代理费用过高,请求法庭予以适用调整,另关于购买被控侵权产品的金额,认可26000元的数额,该款可以返还,但原告需返还购买的机床。

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对原告在庭后所补充证据的真实性未提出实质性异议。

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当庭提交沙迪克泰州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及相关的工商登记资料,证明其主体身份。

原告对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

根据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情况并经法庭审核,本院对于原告提交的证据认定如下:对证据1的真实性,被告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23,其中相关媒体所发布的关于原告产品影响力排名的报导,鉴于无相关的权威机构出具的证明证实,故对原告涉案产品品牌的市场影响力排名不予认可,另鉴于原告在庭后补充了相关的工商登记信息,对原告与中国境内的五家沙迪克企业之间存在控股关系本院予以认可,对原告在中国境内的企业所获得的相关荣誉亦予以认可;对证据45678的真实性被告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对证据9,鉴于其系经相关公证机构公证所得,对其真实性予以认可;对证据10,其中的相关公证费用、翻译费用有相关票据予以证实,应予认可,对购买涉案被控的侵权产品的费用,鉴于公证文书上有明确的记载为人民币28000元,故对该笔费用应予认可,对相关的律师费及调查费、差旅费等维权费用,本院将予以充分考虑其合理部分,予以认定。

对原告所举相关证据与本案的关联性及证明力,本院将结合全案事实予以确认。

对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当庭所提交的证据,原告无异议,本院对其真实性予以确认。

故根据本院审查确认的证据,可以确认下列事实:

一、原告涉案商标注册及企业经营的基本情况

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系日本公司。2000121日,沙迪克株式会社经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核准注册了“沙迪克”商标,商标注册证号为第1356909号,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在第7类,包括机床,对金属进行切割、造型或钻孔的放电机床,电动装卸机,组合加工中心机床,喷射模铸机,机床零部件,对金属进行切割、造型或钻孔的放电机床零部件,电动装卸机零部件,组合加工中心机床零部件,喷射模铸机零部件。20091221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续展注册,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10121日至2020120日。

19914月起,原告先后独资或与其它关联公司合作在中国境内设立了多家以“沙迪克”作为字号的公司——上海沙迪克软件有限公司、沙迪克机电(上海)有限公司、苏州沙迪克特种设备有限公司、沙迪克(厦门)有限公司、沙迪克国际贸易(深圳)有限公司负责涉案商标产品的制造及销售等。为推广“沙迪克”品牌产品,原告多次参加国内的行业展会,并制作了相关的电火花线切割机床产品宣传册,该宣传册的封面右上角标有英文“Sodick”及中文“沙迪克”字样。经过多年经营,苏州沙迪克特种设备有限公司、沙迪克(厦门)有限公司分别被江苏省及厦门市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并被两地海关实施A类管理,两企业并获得其他多项荣誉证书或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涉案的“沙迪克”品牌产品在市场上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二、两被告公司的基本情况及被控侵权事实

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成立于2011121日,注册资本人民币100万元,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经营范围为数控设备生产、销售及维修。

被告鑫方正公司成立于2011616日,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万元,企业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经营范围包括批发、零售;金属数控切削机床、金属普通切削机床、电动工具、五金交电、家用电器、机械零部件加工及设备修理(不含特种设备)。

2015316日,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受原告委托向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申请对http://www.sdkcnc.cn网站上的内容进行公证。次日,在该公证处公证人员的见证下,申请人的代理人陈娜在公证处使用该公证处的电脑进入http://www.sdkcnc.cn网站页面,并实时打印。201543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5)粤广广州第043429号公证书,该公证书的附件网页打印件计18页显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官网上称其公司是一家结合了日本、德国技术合作为核心的高新技术企业,其主营产品为线切割机床产品,其产品销售范围覆盖了江苏、山东、上海、浙江、内蒙古、山西、广东、广西、云南。

2015410日,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受原告委托向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申请对http://shop1378314186088.1688.com网站上的内容进行公证。当日,在该公证处公证人员的见证下,申请人的代理人陈娜在公证处使用该公证处的电脑进入http://shop1378314186088.1688.com网站页面,并实时打印。2015420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5)粤广广州第059910号公证书,该公证书的附件网页打印件计27页显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阿里巴巴网店推广销售各型线切割机床产品,且在部分产品的图片上可见机身下部标有“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字样,机身上部标有“沙迪克数控”字样。

2015512日,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曾旻辉的转授权代理人陈娜向广东省广州市南方公证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514日,在该公证处公证人员的见证下,陈娜在公证处使用该公证处的电脑进入http://shop1378314186088.1688.com网站页面,并实时打印。2016225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6)粤广南方第006574号、第006575号、第006576号公证书,该三份公证书的附件打印页显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阿里巴巴网店推广销售各型线切割机床产品,其产品机身下部标有“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字样,机身上部标有“沙迪克数控”字样。

2016229日,广东华进律师事务所受原告委托至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申请对网页下单过程进行保全证据公证。当日,在该公证处公证人员的见证下,申请人的委托代理人陈汉义在公证处使用该公证处的电脑进入http://shop1378314186088.1688.com网站,在线向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订购了一台D××型号的线切割机床,并支付了货款28000元。在“给卖家留言”栏中留言“请开发票。自提”字样。2016315日该公证处出具了(2016)粤广广州第031029号公证书,证明了上述在线购买的事实。

201634日,江苏省泰州市泰州公证处接受原告代理人陈汉义的申请,指派公证人员见证陈汉义前往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处进行提货,并对提货过程、取得的货物及票据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为此,该公证处于201638日出具了(2016)泰证经内字第84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所附的相关照片显示,原告代理人在公证员的见证下对货物装车过程进行了拍照,并取得了由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开具的发票号码为20847926、货物名称为DK7735型号的线切割机床、金额为26000元的江苏增值税普通发票一张。此次提货所获产品下部标有“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字样,机身上部显著标有“沙迪克”标识。

2016318日,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公证处接受原告申请,指派公证人员对原告代理人陈汉义观展中国青岛国际金属加工技术设备展览会的过程及所获得的产品宣传册予以见证,并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为此,该公证处于2016330日出具了(2016)青崂山证经字第156号公证书。该公证书显示,被告鑫方正公司在该展会上展出了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生产的两台不同型号的线切割机床,该两台机床下部标有“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字样,上部标有“沙迪克”标识。被告鑫方正公司在展会上派发了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与泰州市开发区大鑫机械厂的线切割机床产品宣传册,该宣传册的产品图片下部标有“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字样,机身上部显著标有“沙迪克”标识。

另查明: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为制止本案侵权行为支出了律师费80000元、公证费11210元、侵权产品购买费28000元、翻译费1450元,并支出了相关的差旅费、调查费等。

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企业字号中使用沙迪克字样,并在其网站许诺销售的商品上、宣传册中使用“沙迪克”字样,其行为是否侵害了原告商标权;(二)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三)被告鑫方正公司在展销会上展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产品及派发宣传册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原告商标权的侵害;(四)二被告的上述行为如构成对原告商标权的侵害及不正当竞争,应如何承担民事责任。

本院认为,涉案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处于注册有效期内,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对该商标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构成商标侵权。

关于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商标的重要功能在于区分商品及服务的来源。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所生产和销售的商品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未经原告授权的情况下,在网络平台上推销其产品时突出使用“沙迪克数控”字样,并在纸质宣传册上直接突出使用“沙迪克”标识,且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在其制造、销售的线切割机床产品上标有显著的“沙迪克”标识,已构成我国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性使用,足以造成相关公众就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所生产和销售的产品与原告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沙迪克”品牌的各型线切割机床的来源是否相同或者具有关联性造成误认或者混淆,侵犯了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依法享有的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在核定使用范围内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在内的商标侵权责任。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所持“其在收到原告的起诉材料后已停止在其产品中使用‘沙迪克’字样”的辩解,因缺乏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争议焦点(二),本院认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将他人注册商标、未注册商标作为企业名称中的字号使用,误导公众,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处理。判断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既要看其后果是否使消费者对市场主体及其商品的来源产生混淆的可能,也要看实施该行为的主体主观上是否存在故意。

首先,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的行为有可能导致消费者对于双方提供商品的来源及主体产生混淆。第1356909号“沙迪克”商标注册于2000年,经过原告在中国境内数家企业多年的使用,在行业内已具有一定的知名度。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作为同业竞争者,应当知晓原告及其产品的商品声誉和商业信誉,其将“沙迪克”注册为企业字号,该名称与原告在中国设立的企业名称在结构形式上完全相同,两者所进行的经营活动亦基本相同,在实际经营活动中,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并以“沙迪克”或“沙迪克数控”的名义进行商业性宣传,客观上必然会引起消费者对商标注册人与企业名称所有人之间的关系产生误认或者误解,认为原、被告存在某种特定联系或关联关系,进而对二者提供的商品来源产生混淆。

其次,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主观上具有明显的攀附故意。“沙迪克”商标在中文中没有任何对应的含义,属于臆造词汇,作为商标标记本身具有较高的显著性,而原告经过长期在全国范围的使用,为消费者所识别,已经具有较高的显著性。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作为与原告类似产品的制造者,其注册地与原告设立的苏州沙迪克特种设备有限公司相距不远,其在明知或者应当知晓“沙迪克”作为注册商标知名度的情况下,本应在经营中主动进行合理避让,却将“沙迪克”登记为企业字号于所从事的数控机床设备制造、销售活动及宣传中使用,误导相关公众,进而损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具有明显地攀附“沙迪克”品牌知名度的故意。

因此,本院认为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借合法形式故意制造混淆和冲突,侵占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的商誉,其注册并使用字号的行为已经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被告沙迪克泰州公司虽然辩称其字号系经过工商部门的企业名称核准登记,但鉴于其行为已客观上构成侵权后果,其理应就此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侵权民事责任。

关于争议焦点(三),本院认为:

被告鑫方正公司未经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许可,销售假冒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其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对于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主张鑫方正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四),本院认为:

沙迪克泰州公司及鑫方正公司的涉案行为侵害了沙迪克株式会社商标专用权,沙迪克泰州公司的行为并构成不正当竞争,两公司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主张沙迪克泰州公司、鑫方正公司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数额,原告并未提供其因涉案侵权行为所遭受实际损失的依据,亦未提供两被告侵权所获得利益的证据,原告请求依法确定赔偿数额,其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本院根据涉案商标的知名度、两被告经营区域的经济状况、经营规模、地域影响、主观故意程度、侵权持续时间、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确定两被告所应承担的赔偿数额。

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一、二、三款、第五条第(一)项、第(三)项、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第十六条、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包括停止在机床产品中使用“沙迪克”标识或字样、停止在网络平台、纸质宣传册等信息载体上使用任何含有“沙迪克”字样的标识;

二、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停止使用含有“沙迪克”字样的企业名称;

三、被告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销售侵害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第1356909号“沙迪克”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行为;

四、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费用共计人民币八十万元;

五、被告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费用共计人民币五万元;

六、驳回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的其他诉讼请求。

两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0800元,公告费人民币260元,共计人民币31060元,由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负担人民币5800元,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22000元,被告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负担人民币3260元(原告同意其预交的案件受理费由两被告向其直接支付,本院不再退还,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支付)。

如不服本判决,原告沙迪克株式会社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被告沙迪克数控设备泰州有限公司、青岛鑫方正数控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吴翔、审判员:陈勇、人民陪审员:陈雯

日本沙迪克被侵害商标权案审判结果友情链接:沙迪克火花机常州沙迪克高光洁度火花机